墨守城规

这个故事,永垂不朽。

——三党长弧。

【火影忍者】【佐鸣】单面煎蛋的特种忧伤

单面煎蛋的特种忧伤

*火影忍者
*佐鸣
*致敬  艾德·本德的《柠檬蛋糕的特种忧伤》
*开放式结局,He or Be ,一切在于你。
*致我中考前冲刺阶段的一时脑抽和自小学起已伴随我十年余久的漫长生涯。

漩涡鸣人有个秘密。

发现这件事是在他九岁,三代目爷爷一脸笑意的冲他递上了据说是自己捏的梅子干饭团。那是他少有的吃别人送给他的食物,于是兴致勃勃的赶回家大喊一声我开动了后。

一口不剩的全吐了出来。

他不是个浪费食物的孩子,可这总归要有原因吧。是米饭没洗干净吗?还是梅子干变质了呢?

都不是。

那又是什么感觉呢?

九岁的他饿着肚子在那奇妙的味道中思考了很久。那味道里他感受到了无奈、悲伤和被海苔味压抑的很深的怒火——可这不对劲呀。三代爷爷每次见到他都会笑着问他呦鸣人最近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吗?他自然也感受得到对方那必须下心忍耐才不会把他亲亲抱抱举高高的情感。

我大概是生病了吧。

他捂住嘴躺在床上想。



但之后他才发现有什么东西变得不对劲了。比如在某一次小组任务时偷吃了一口樱给佐助但是对方从来没动过的便当。霎时那种充沛着艳慕的甜腻口感差点倒了他的牙,不过在那之下自然也没放过丁点独属于小女孩的耀武扬威。

啊,真可怕。

漩涡鸣人坐在秋千上,两只脚一齐伸出去晃悠,心思从村头飘到村尾。抬头一看正月当空,索性拍拍屁股回家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后他才真正意识到那是个什么情况,他能从食物中感受到制作者的情感,通过舌尖直接作用于大脑。于是他便在少时过多的感受到了那个阶段的他没有也本不该明白的东西,比如憎恶,比如厌倦,比如空洞。

比如爱。

所以他才会如此依赖一乐大叔的拉面。那拉面里总是充溢着大叔对他女儿无边无际的父爱。这时候他便会脑补着在他大喊一声我回来了后有人会微笑着回答欢迎回家。之后一碗梦碎,他还是得一个人回到冰冷的房间里望着四代目的颜岩发一晚上的呆。

这可真有点意思。漩涡鸣人这样想着。天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或许是从未有人发现过的血继限界,又或者只是他脑中不着边际的幻想。

自欺欺人,自取灭亡。



之后便是时光飞逝。中忍考试后某个成天装遁的家伙突然脑抽要追寻力量斩断一切,真是气的我想狠狠打断那家伙的腿拖也要把他拖回木叶的说啊!(漩涡鸣人语)不过说实在的漩涡鸣人自己也不清楚他为何对宇智波佐助如此执着,当真是因为那看似久远但说到底并不漫长的友谊吗?

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尾兽之争、五影会谈、四届大战。那段时间他每天都在感叹一分钟怎么不能当成八分钟用。出乎意料的,共抗十尾时那个总是一脸别扭的家伙又回来了,多年不见相互之间的默契却丝毫没有半点生疏,完全令人兴奋到干劲满满的说啊!

所坚持的终有回报。

他想着。

这样便再好不过啦。



终结之谷那一战后他兴致勃勃的拉着对方偷偷回到木叶一乐拉面临时摊上吃了个爽,又被不断向他敬酒的一脸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拉面大叔灌了个酩酊大醉。恍惚间好像抱着谁的大腿从天南扯到地北,隔夜惊醒,自己在自家地板上躺的四仰八叉,对方一脸嫌弃的坐在沙发上盯着他看。

抱歉抱歉。他揉着头傻笑着说。麻烦你了吧。

对方眼里仿佛闪过几丝复杂的光,张了张口,终是再未回答。



可喜可贺的是完全和平的时代终于到来了,那之后经过一系列平权运动后他也被拖去领略了一番上忍们爱的教(bao)育(bao)。对方难能可贵的被判无罪获得自由,踏上了周游列国的道路一去不返。一切都在向看似完美无缺的方向发展,不会有人突然跑出来搞个大新闻,更不会有谁中二突发想要毁灭世界。

之后便是他众望所归的接任火影,曾经被人看到都要绕着走的少年终是完成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了无数家长教育孩子时那句你怎么不像xx学学的xx。接任火影的同天日向家家主十分正式的向他发出了联姻书,上书两家关系将因此多得好合云云,实意就是告诉他你瞅我家雏田也挺喜欢你的暗恋也暗恋了七百多集了,你同不同意给个话,要不然就从了吧,我们这边也好处理。

那夜他偷偷翘了上任后第一天的班,一个人待在漆黑一片尘埃满地的家里心如乱麻。刹时耳边仿佛有脆音叮当,他转身看去,对方扒在窗户上示意他把窗户打开,斜长的发丝随暴风一同打在玻璃上沙沙作响。

我去了火影楼找你。对方坐在沙发上,把自己的斗篷脱下来放在一边。你不在。

他觉得有什么东西猛地梗在心头。

你怎么回来了。他问

卡卡西的传信。对方回答。说你当上了火影,便打算回来看看。

他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于是便一同深陷沉默。他清楚对方正在看着他,就如同以前的每一次交流一样。

我快要结婚了。他听见自己这样开口。对方略带疑惑的歪了下脑袋,而后迅速反应过来。

这样。对方回答。

是日向家的联姻书啦,你也知道雏田她一直都很喜欢我的说啊,何况正好也可以由此改造下日向分家的问题什么的啊,还有……

就像以前他每一次不合时宜的自说自话一样,到这却一下子没了下文。他知道对方正在黑暗中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可仿佛是表达语言的能力被剥夺一般,他再也无法说出半个字眼来掩盖他一团乱麻的心情了。

喂,佐助。

他如此说到,从未感觉这般口干舌燥。

对你来说,我到底算什么。

对面突然陷入一种可怕的沉默当中。

朋友,除此之外还能是什么。

对方不带感情的开口。

——难道一点其他的感情都没有吗?他张了张嘴,差一点就要脱口而出。

……当然啦,我们当然是最好的朋友啊,还能是什么呢。他干笑着打着哈哈,突然发现当前的气氛诡异的要死要活。

啊话说我都饿了的说。他尴尬的说道,像是困境中的水手无力的挥动自己手里的破冰锤。他努力尝试将话题扭转到一个自己可控的范围内。哎呀……连一桶杯面都没有了的说,倒是剩了点上次小樱送过来的食材……可我又不会做饭的说。唉佐助,要不你随便做点什么试试吧。

他揉揉头,丝毫没有发觉自己的演技十分浮夸。

并没有人回答。他干咽了口口水,转过头时发现对方正歪着头以一种奇怪的角度盯着他,而那只仙人所赠的轮回眼却透过半长黑发清晰的透亮。说实在的,漩涡鸣人特别不喜欢同宇智波佐助的左眼对视,那总会给他一种自己本就似口井般简单的心思被一眼看的通透的错觉——天知道是不是错觉。

好在这种相顾无言的相处并没有持续多少时间,对方在叹了口气后冲他回答。

好吧。宇智波佐助说,以一种细不可闻的声音回答。可我只会煎蛋,那是我哥教我的。



所以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当三十岁的漩涡鸣人叼着笔瘫在桌子上冲着山一般的文件地狱发呆的时候突然想到。啊啊还真是流水的文件铁打的火影,我也想要带薪假期朝九晚五的说啊……

偶尔他还是会想起七年前放在他面前那盘好似完美无缺的煎蛋,但也没有意义了。对啊,无论他从那盘煎蛋里感受到的是绵延不绝的流水还是情比金坚的高山,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切事物都在向着它应有的结局发展,他们各自成家,可能十年二十年后再次相聚还会感叹一番少时的轻狂,相视一笑后仍像当年那样各奔东西。

再好不过了。

他呆愣的望着自己那绽满纯白绷带的右手。

是啊,再好不过了。

END.

垃圾文笔,多有得罪。

最近不知道怎么着突然掉进了以前花了好久才爬出来的坑无法自拔……于是偷摸的在各种卷子间抽空写了这么一篇文章。

对的我就是爱叔佐鸣,是的我爱他们!打滚求太太投喂嗷嗷嗷!

当然也向全世界安利柠檬蛋糕的特种忧伤,呜呜呜它写的太好了多亏了它才有这个脑洞。

这真的真的真的是我在中考前最后一篇文了……来吧中考!让我们决一死战吧!(pia飞。)

如果中考后还有脑洞的话,再考虑来不来其他坑的问题吧。

总之如果喜欢的话,请留下你的小心心和评论,它们有助于产出,真的!

这里小黑,请多指教。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