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守城规

这个故事,永垂不朽。

——三党长弧。

【信云】时年

*时年
*cp双枪信云
*文章名字和内容其实没有什么太大关系
*小学生流水账文笔,我都不相信这么渣的文是我写出来的
*私设严重,ooc严重
*人物属于王者荣耀,但高渐离属于我
*HE不虐
*上条是假的

送给你的生贺,尽管晚了一周,但希望你喜欢。

时年
王者荣耀/双枪信云/架空半校园/甜腻不虐
生贺·赠予你·瑾

1.

赵云对韩信的第一个印象来自于小学三年级的一次体育课上。他算是那种特别听话的学生,每次跑完圈就坐在操场边的台阶上沉迷学习无法自拔。所以当他被韩信叫起来的时候还思考了几秒这哪他谁——哦好像是和我一班的?

“喂,赵云。”韩信对他说道,“我要去帮刘邦打群架,衣服和东西你暂时帮我看一下。”

赵云哦了一声点了点头,继续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不过在那之后他便对韩信多了一个心思,要知道那可是一个视好学生如人民公敌的年代——然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反射弧真是突破天际。韩信和他不仅同班,还同住一个小区,甚至同一栋楼。

但事实上双方的兴趣爱好完全不一样。从此往后他才注意到原来每天下午最后一节班级最后一排靠着垃圾桶最边上的三个位置常年空着,刘邦张良和韩信,天知道他们仨干什么去了。

赵云思索着这可能就是传说中不学无术的地痞小流氓?然后把手里的奥数卷子翻了个面。

2.

尽管不是一班,但很有缘的,他们小学毕业之后仍分到了同一所初中。不止韩信,还有刘邦和张良。

然而到了初中他才意识到当初认为韩信不学无术的想法真是幼稚到了家——小学不排榜,但初中排啊。所以当他看着排榜自己名字上方姓韩名信的家伙首先怀疑了一下是不是重名的问题——显然不是,因为那照片上的深红发色真是神tm辣眼睛。

其实传说中浪里个浪还能秒杀一切的学神叫韩信吧。

赵云:学习不如浪里小白龙.jpg

好在初中并不过于排斥听话的好学生了,于是他也拥有了自己的小圈子。刘备和他的两个小弟,据说和刘备定了娃娃亲的孙尚香,和明明啥都会但就是翘考试的民间高手诸葛亮。

“亮夜观天象,”诸葛亮手拿一本英语书扇风好不悠闲,“金星与水星的夹角成六十度,不宜参考。”

......貌似有什么混在了一起,但好像也没有哪里不对。

3.
时间在初中仿佛被加了速,两年时间转瞬而逝。总得来说赵云的生活习惯并没有多大变化,仍是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韩信偶尔也来找过他,拿着一道死难的题对赵云说喂这道题我不太会啊你帮我讲讲吧。

赵云望着每次都在自己上面的他的排榜,与常年和隔壁班周瑜抢年组第一的张良,突然想到了一个词。

厚颜无耻。

不过总会有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比如视考试如空气的诸葛同学某天突然参加了期中考,一脸我已经习惯了的夺下年组第一,还落下第二的周瑜同学三十多分。讲真,赵云认为排榜下来的那一刻隔壁班传来的那句“既生瑜何生亮”的哀嚎完全可以三尺绕梁一个月,又比如日常年组前十的韩信突然报了体育生。

“啊......这个。”他无所谓的笑笑,回答道。“刘邦让我陪他,何况我本身就对体育一类的东西挺感兴趣的。”

......无言以对。

4.
高中了他俩还在一起,还机缘巧合的分到了小班的同一桌上。赵云已经不想吐槽他一体育生为啥考这个学业重的要死的地方,还日常翘课。明明刘邦和张良已经分到了别的高中,只有他还契而不舍的不走寻常路。

“喂。”赵云瞥了一眼冲着物理书发呆的韩信,随手甩给他一张小纸条,力气有点大飞到了旁边高长恭的桌子上。韩信小声说了一句抱歉,把纸条拿了回来。

“为什么要考实验班,你不是体育生吗。”

他的字迹很清秀,韩信回瞥了一下把脸藏在物理书后面斜眼偷看着他等待回复的赵云,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

“中考一不小心就考高了。”

“放屁。”

赵云愤愤不平的在纸上写,用力之大甚至将那两个不太优雅的字隔着纸透到了下面的物理书上。

“我就没看你学过习,每次考试成绩还高的要死,简直人神共愤,仿佛努力学习的我是个傻逼。”

“说道学习,”韩信在纸上写道,“讲真啊我一开始差点把你当成妹子,小学初中都是,仿佛除了学习啥都不会,过于安静了。”

“你说我像个妹、子?”真·一字一顿。

“嗯哼。”

“很好,韩重言,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等着下周的校运动会。”

韩信偷瞄了赵云一眼,发现他已经重新沉迷于学习的泥潭当中,嘴角不由自主的翘起一个弧度。

好啊,赵子龙。我韩重言等着呢。

韩信是体育生,自然要参加校运动会。但他万分没想到那个几乎翘体育课也要学习的赵云也报了名。

赵云:“你报的什么。”

韩信:“跳高。”

赵云:“哦。”

然后跟着他一起报了跳高。

......有什么不对。

助跑,起跳,转身。

很完美。韩信拽着自己的马尾站在一边擦着汗看跳高杆。

下一个......好像是赵云来着?

第二天全校都在疯传一件事,国民男神赵子龙百年一见参加体育类活动,一鸣惊人打破校跳高记录。

韩信:玩体育不如学习,mdzz。

5.

剩下的高三一年平平淡淡,毕竟要高考,韩信也就收了心。体育生再强也强不过文化课牛逼,何况他的成绩本身也不差。

只不过填志愿的时候赵云倒是看到他少见的心神不宁起来,眼神时不时的往他这边飘。

“韩信?你这是报志愿,又不是当兵上战场。”赵云义正言辞的将自己的志愿表翻了个面,对方心有余悸的收回脑袋。

“赵云,”他犹豫了一下开口,“你填的是哪所大学啊。”

“我?”赵云略带怀疑的上下扫视,“X大。”

“好巧好巧,”他仿佛看到对方长出一口气,“我也是X大。”

“我刚才好像看见你志愿表上一片空白。”

“我刚要写。”对方有点小得意,光明正大的写上了XX大学四个大字。

赵云突然有点后悔。

6.
理所当然的,大学他俩仍在一起。赵云如愿以偿的报了他早就想报的量子物理系,而韩信则选了历史系。

“不是我说啊,你不是学体育的吗。”

他看着韩信,心情复杂。

“据我高三半年的钻研,”韩信一边收拾宿舍一边回答,“历史系是最简单论文最好写的学科没有之一,所有东西万变不离其宗,瞎写就成。”说着跳过来搂着赵云的肩手指天花板的吸顶灯:“高中受了三年罪,好不容易考上大学,此时不浪何时浪?看啊!白洞!白色的明天在等我我们!”

“......你高中有受罪?”

“话说回来,”他突然问道,“你怎么会选量子物理这么偏的系,不好找工作吧。”

“啊,这个。”赵云努力把对方的胳膊从自己脖子上移下来,“算是从小的一个愿望?”

韩信挑眉。

“我很小的时候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名字......已经记不太清了,就记得互相的外号,他叫龙,我是影子。当时我和他的关系特别好,那次他约我出去,没告诉我干什么,我同意了。但突然临时有事走不开,没来得及和他说。后来才知道他是去打群架,对面有五个,他就叫了我。之后一直想找他道歉来着,但也是一直躲着不见我。”他自嘲的笑了笑,“当时消沉了挺长一段时间,好像也是同小区的一个红色长发挺漂亮的女生和我说'有时间等死还不如回去给当时的自己一巴掌'之类的。那时候就有思考过空间穿越的事情,现在想想虽然没什么,但也算是成了一种理想了吧。”

韩信少见的没接话,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直到对方余音已平他才轻愣回过神来。

“白痴。”他说道,“值得吗。”

7.
他们大学一共有六个人,不是按系分的。学音乐的高渐离,学法律的狄仁杰,学医的扁鹊和跳级并且与赵云同系的孙膑。全校唯二的量子物理高材生聚在一起,讨论的话题让其他四个一脸懵逼。

在扁鹊忍无可忍的又一次把高渐离的吉他锁进了厕所后,狄仁杰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对孙膑说:

“孙膑啊,你为什么会想报量子物理这种系。”

“啊......没什么啦。”他微笑了一下,略带犹豫的掀起了裤腿。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做,露出了两段金属假肢。

“我初中的时候出了一场车祸,父母也在那时候去世了。之后就在想如果当时没坐那辆车就好啦。”他苦笑着回答,“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想法。但失去双脚,得到了现在的此种成就,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等价交换吧。所以我并不后悔。何况在这里能遇到赵云哥这样的人,我很开心哦!”

“很强的。”赵云坐在床上翻书随意回答,“他在创新方面的思想比我强很多,如果说以后两个人其中之一会获得突破性的成就,那个人也会是他而非我。”

“我挺奇怪的哈,量子物理和你说的到底有什么关系啊。”高渐离终于放弃了无用的挠门动作,坐在床上闷闷不乐,随即被扁鹊瞥了一个“音乐文盲”的眼神。“很明显不是吗,现代量子物理的最终命题都是通过爱因斯坦相对论来实现时空穿越,去往过去和未来。”

“喂秦越人你一个学医的凭啥用那种眼神瞅我!”

“那也比你强,文盲。”

“回到过去的话,不会改变未来吗。这种不确定性过大的论题就算是在国际上也不会被允许的吧。”韩信靠着门,突然发问。

“这就是量子物理学仍旧存在的原因,韩信。”他仍性质缺缺的在床上翻着那本比砖头还厚的德语资料,“任何一切的创造都建立于不确定性之上。它同样也是物理学终将发展的意义。”

无人回应。

8.
变故出现在毕业季。

一个系保博的只有一个人,赵云主动将它放弃给了孙膑,自己最终还是拿着一个冷门到暴的专业去找公司白领的工作。高渐离到底走了音乐,去了中央音乐学院,狄仁杰自己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扁鹊去当了法医。原先仿佛一刻都不得消停的宿舍也终变得冷寂。

赵云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床头一摞快堆到天花板上的参考资料发呆,突然有点怀疑这几年自己拼命的意义。

韩信那家伙还有半年才毕业,但就如同他自己的性子,浪里个浪几乎每天晚上都不回来。天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门外一阵摩擦的声响,困的迷迷糊糊的赵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浓厚的酒味呛的一个激灵。

“韩信?你大晚上发什么疯。”他还没坐起来,就又被对方按在床上动弹不得。

宿舍里没开灯,对方逆着窗外的月光看不清表情。

“上你。”

“韩信你他妈疯了?”他突然有点懵,“认清楚老子是赵云,不是你在外面勾三搭四的小姐!”

“我清醒的很,赵子龙。”韩信跨坐在他的腿部,一只手扯下他的发带将他的双手绑在床头栏杆上,一只手开始解他的衣服。“我心悦你,心悦你很久了。你知道吗?”

赵云一愣。

他知道。

很明显的事,明明志趣不同,这个人却从小学追到了现在。傻子都知道有什么不对,何况赵云并不傻。

但这不对劲。

“放开我,韩重言。”他突然停止了挣扎,声音仿佛可以结成冰,“你会后悔的。”

身上的人突然没有了动作,几秒之后却更加变本加厉。

“真可惜。”他轻笑着回答。“我很久之前就忘记后悔的感觉了。”

欲望从不会给人第二次机会。

所以在他止住了身下的动作,转而看向了他的眼睛时,那双被水雾弥漫的瞳孔,却毫无感情。

亮如寒星。

9.
韩信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宿醉使他的头昏沉的要命,但他仍很清楚的记得昨天的所作所为。

到底还是做出来了啊......

他懊恼的将头埋进了枕头里。

赵云早就走了。

10.
量子物理系挺难找工作的。他面试了半个月,从这家跑到那家,到底还是刘备看在同学情谊的份上给他安排了一个自己公司里的职务。坐在办公室年复一年的看着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排表,浑然忘我的工作,这就是赵云现在的全部任务。

人总是会在时间的流逝下忘记初心,谁都一样。

他望着窗外的街道,不发一言。

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不过和我也没有关系了吧。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就够了。

......吗?

11.
自己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

所以当赵云接到那通电话的时候,他甚至没有停下手头的工作。

“韩信。”高渐离的语气十分微妙,“他死了。”

“......。”他沉默了几秒,“怎么死的。”

“和朋友起了争执,据说是他先动手的。对方判了过失,听说是叫刘邦。”

刘邦喜欢韩信,他知道。

韩信以为他只会学习,其实他什么都知道。

“嗯,我明白了。”他歪头夹着手机,拿起订书器把手里的一叠表格钉了起来。“如果后续还有事的话,给我打电话。”

12.
“喂?孙膑吗。”

“赵云哥?是我。”

“啊......我就是突然想起来,你的研究做的怎么样了?”

“还不错哦。”对方的语气十分自豪,“目前已经初步分析出达到逆光速的方法,我想总有一天会成功的吧。”

“嗯,如果有我可以帮忙的地方,别忘了给我打电话。”

他仿佛看到了电话那端的孙膑正在努力微笑。

这就够了。

岁月静好,来世安稳。

END.
END.?



















13.
韩信十分苦恼,他喜欢班里的那个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家伙很久了,久到在他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大概是在小区里与他第一次对话起?

“我......好像恋爱了。”

“雏儿看上哪班小姑娘了,用不用我去帮你打听打听啊?”刘邦打着哈哈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眼里却冰冷的要命。

“别拿我开玩笑了,刘季。”他有点颓废的蹲在一边,“就是班级里的那个赵云......不过总感觉他现在还不认识我。”

“多简单啊。”张良回答,“管他认不认识你,先和他打个招呼,就说你帮刘邦打群架让他帮忙看看衣服什么的,随便找个理由咯。”

“......哦哦哦哦,有道理有道理。”

他看着韩信飞奔而去的身影,无奈极了。

人与人的头脑啊......

——————
辣鸡文笔,多有得罪。
拖了一周,我已经是只死黑了(北京瘫)

悄悄的,红心和回复就是我接下来写文的动力,尽管很渣,但请不要大意的用它们砸死我吧(。・ω・。)ノ♡

这里小黑,欢迎眼熟。

评论(23)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