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守城规

这个故事,永垂不朽。

——三党长弧。

【王者荣耀】【信中心】濯水

*濯水
*信中心,但是私心打个tag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写法
*我最开始就想写个段子天知道写的这么长
*人物属于王者荣耀,但ooc与高渐离属于我
*HE不虐

1.
萧何前来传讯时韩信正在将他养了三年多的鸽子放飞掉。不同于征战沙场的盔甲,一身素衣倒是体现出了些许的清净寂寥。

“国士。”萧何做拱道,“君主请您前去长乐宫共商国事。”

“信知道了。”他却并未止住手中动作,仍然摆弄着手中鸟笼,毫不在意。“便请丞相先走,信随后便至。”

“君主令臣随国士同至。”萧何语气平淡,没有过多感情参杂,“还请国士同臣一齐前往。”

他并未接话,轻叹放下了手中的鸟笼,转身走进了绿意任然的屋内

“那只好请丞相稍等片刻。”他抚上那把立于门旁的枪轻笑回答。“信认为,是时候同这征战多年的兄弟叙叙旧了。”

萧何仍旧保持着拱手的动作,低头看着地上不成块的红砖,面无表情。

2.
赤发银甲,高绾的马尾随风摇曳,仿若征战沙场将归,又与这长安城内阖家欢乐的氛围格格不入。

韩信手持长枪大步在前,萧何不发一言紧随其后,引得一路侍卫看着国士面面相觑。

“丞相。”他终是开了口,“不知此次君主宣臣觐见是为何事。”

“共商国事。”萧何仍这般回答,不再多说一字。

“丞相怕是仍在拿信寻乐了吧。”韩信低头轻叹,止住步伐,并未回首。“信还是明白的。”

“狡兔死,良狗蒸。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当初子房离开,怕是早已料到此种结局了罢。”

枝头雀声阵阵,他看着面前长乐宫的大门,终是不发一言了。

3.
他撇头看见萧何躬身退去,随后便是长明灯起,宫门紧闭。那母仪天下之人身居主位,托腮看向下方来者。

“共商国事,将军又何必披坚执锐?”

“无意冒犯,若失礼,信扔了便是。只道它同信征战多年,想最后也同它一同见证了罢。”轻笑自嘲,撒手任那长枪跌落滚至一旁,带出一阵叮当脆响,“那也请皇后有话直说。”

上方吕雉面色一变,语气徒然冷下几度,“韩信,你可知罪。”

“信不知。”他跪于地面如此回答,字字落地有声。“始于少时,忠于半生。为国拼杀,何罪之有。”

“无需多言。”

韩信闭上了眼睛。

4.
被刺穿了。

最开始的疼痛,渐渐的转为麻木,在然后便任何感觉都体会不到了。除了寒冷,无边无际的寒冷,将他淹没,从头至尾。

那竹片的纹路清晰可见,缝隙中夹着自己的血肉带出体外,再从毫不相干的地方又一次捅入。

听不到了,听不到了。就连那钟室内长鸣的编钟,也听不到了。

但他仍很清晰的感受到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流出,随着纹路向下攀爬。不是鲜血,不是生命,是希望。

渐渐落空跌入尘世摔的粉碎。

耳边仿佛传来那人曾因为欣喜而张狂的笑声。

“至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

“至如信者,国士无双!”

三齐王,五不死,终究也抵挡不住你想要杀我的心。

那国士无双的战神终是在生命最后低吟出声。

“......刘邦。”

见者动容。
















































5.
紫发君主懒散的靠在长乐宫墙外,耳畔钟乐声阵阵。抬臂接住在空中盘旋许久终降落掌心的白鸽,伴着午后温暖的阳光,他仰头享受的眯起眼睛。

面色如故。

---------

辣鸡文笔,多有得罪。

虽然很渣,但是请用你们的评论砸死我吧bushi回复既是肝粮的动力,求回复QVQ给个心心也成

这里小黑,欢迎勾搭w。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