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守城规

这个故事,永垂不朽。

彼端清晨


阴阳师/酒茨酒/全程欢脱/HE不虐
*彼端清晨
*开放结局
*文笔辣鸡,辣鸡的都不好意思说是我写的
*人物属于阴阳师,但ooc与茨木小天使属于我!
*期待玄学,怒攒欧气,小天使快来阿爸怀里阿爸已经没有精力画符了画个蛋的符反正全是r qwq.
*这是我仅有的期待,关于酒吞童子与茨木童子之前的故事。


妖怪是不会死亡的,唯一能剥夺它们行动能力的只有沉睡,无边无际的长眠,无法避免。那并不令它们畏惧,比起死亡,那更像是本能。就像冬眠的蛇,困于严冬,但终会在下一场春雨到来之时苏醒,重获生机。

所以当他来到他面前的时候,对方仍然安静的蜷缩在石洞的角落,像一匹沉眠的狼。不知多久以前的战甲在几百年里落了一层又一层的灰烬,令人辨认不出最初的颜色。

“吾友。”来者在对方面前盘腿坐下,毫无宾客之礼。身体前倾使杵于腿上的胳膊得以托腮,净显一股颓废之气。

“上次来貌似也是三四十年前的事情了,这次特地带了些人间的好酒,不知肯赏脸对饮一番?”

对方自然不会有回应,他便自顾自的倾了,摆上一盅至对方面前的空地上。

“大江山的变化挺大的,很多小妖都不见了,怕是人界的动荡太大,连这边也被波及了吧。”

“吾也有去人间看看,顺便拜访了一下安倍晴明那家伙。哼,那家伙倒是逍遥自在,任凭后人把他的居所改成神社,自己不知道投了几百回胎了。”

“说起来也有遇到大天狗那家伙,那家伙现在可是闲的要命,供奉之人少了,连出行都受到了限制!哼哼,真是无能。和他打了一架,连实力都下降了不少,简直不及吾友万分之一的霸气!”

“也不知何时吾友才能同吾再次比拼一场,不过就算比了,落败的也必定是吾吧。但也仍然期待着吾友那霸气的姿态再次重现于三界!”

“吾友,快过去一千年了。你何时才会醒呢?”

语毕将手里酒盅内的液体一饮而尽,他开口又想说些什么,但才发现自己所有能拿的出口的话早已在千百年来一一道尽了。石洞仍然是那个石洞,友人也仍然是那个友人,只是这世界改变的不适合一众妖神栖息于世了。原先被人类所敬仰的他所居住的圣山,现在甚至还需要他用妖力将石窟隐藏才能放心。

深红发色仿佛渗血,拖拖拉拉的搭在地上任凭外界的阳光为其打上一片斑斓的影子。

“我说茨木。”酒吞童子低下头,随便那鬼葫芦滚至石洞另一头,缓缓开口。“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尝试了解你,现在终于明白你当初追着我的心情是什么样了。”

现代的社会不同于平安世界,人类终于找到了自己所存在的价值,不需要神灵与信仰,永恒的唯物主义。连他们存在的意义,都已经模凌两可并让那原本棱角分明的尖锐再次模糊不清了吧。

物欲横流的社会,又有谁会在意谁在漫长的历史中曾经的追逐与执念,最终还不是沉寂在潮湿狭小的角落,暗自变质发霉了吧。

“茨木啊。”酒吞童子抬头,所见的也仅是昏暗潮湿的石洞顶部,像极了对于一众大妖来说,毫无出路的未来。

“我能等到你醒过来的那一天吗。还是说在那之前,我会先一步陷入沉眠呢?”

无人回答,也没有人回答。也仅仅是听着这句夹杂无尽沧桑的话语伴随着来者深深的叹息,一齐消融在世界彼端清晨微暖的日光里。
















妖怪是不会死亡的,唯一能剥夺它们行动能力的只有沉睡,无边无际的长眠,无法避免。那并不令它们畏惧,比起死亡,那更像是本能。就像冬眠的蛇,困于严冬,但终会在下一场春雨到来之时苏醒,重获生机。

正如同那落灰的黑金璀璨闪耀。

——END.
辣鸡文笔,多有得罪。
其实算是酒吞在茨木面前装成茨木的样子ni一想到酒吞学茨木成为大江山又一酒吹我就.....hhhhhhh
求红心回复啦。
这里小黑,请多指教。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