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守城规

这个故事,永垂不朽。

——三党长弧。

【滑头鬼之孙/奴良组】无上


*滑头鬼之孙
*奴良自产自销组 主奴良鲤伴x奴良陆生 隐滑鲤陆大三角
*两小时产物 文笔垃圾 我流结尾 极端ooc 以防被打特此声明
*私设成年少主 老套穿越戏码
*献给心目中的肝帝金主产粮大手 @商阳




1.



奴良陆生偶尔还是会回想起多年前在樱树下小憩的午后。

那大概是在前后破事夹击下最放松的一段时间了。他同自己已不在世的父亲、年轻依旧的爷爷举杯共饮,然后在微酣中坠梦沉眠。尘世轮回恍然惊醒,睁眼入目的仍是雪丽那张好似永不疲惫的脸,笑着对他说少主您醒啦到吃饭的时间了哦!

——那轻狂的年少。

而如今行走在似是似非的街道上,这古风尚存的雕梁画栋还真有点恍若隔世的意味。眼前道路受阻,他不得不停住脚步低下头去。

来人可知眼前宅府是何人所居之地!面前的小妖叉腰喊到。区区人类轻易靠近可是会死的喔!

他心情复杂的看着面前这眼熟的不行的小家伙,心说我当然知道啦我三岁半就敢追着你们总大将满地跑了。但这话说出来明显问题很大,于是他改口道。

我是来自远野的妖怪,云游此地听闻关东总将二代目事迹英勇,便有意拜于足下。希望您能帮我引荐一番。

远野。奴良陆生清晰的看到了对方听见这个词后手指明显的颤抖,连带着藏在背后的笤帚也如筛糠般震颤。也是,毕竟这地儿传到当年他耳里已经被妖魔化成怪谈了,也不怪对方把自己当做妖气内敛穷凶极恶的主。

好、好啊。对方回答。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帮你问问我们大将。你可要站在这里乖乖等着哦。

这小家伙强装着高傲在他面前指点江山,转身却像风似的一溜烟就跑没了影,徒留下他自己在心里乐的喘不过气。不过转念一想往前往后几百年间这里的家伙们倒也和自己记忆中的别无二致,倒也给了他些许心安。

好似从未离去。





2.



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一头黑发的男人撑着头斜躺在矮桌后挑起眼懒散的看向他。

N......他硬生生把舌头拐了个弯。Rikuo.我叫陆生。

哦?对方晓有兴致的拉出个缓慢的音节,一个打挺坐了起来。陆生?是姓还是名。

是姓名。他回答,又附带眨眨眼令自己更加人畜无害。我姓陆名生,就是这样。

对方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沉默里。狐疑在他的左脸写上大大的我才不信,笔锋在中间一顿,又拐到右脸补充一句信了才有鬼。

噢,好吧。奴良鲤伴用烟斗敲了敲桌沿,挑起一只眼歪头提问。那你是什么妖。

什么妖?

奴良陆生愣了一下。事实上他对这个父亲除了如梦魇般挥之不去的猩红噩梦外也就余下了后人对其似是怀念般的感叹惋惜。他以为对方考验自己的方式撑死也就是打上一架,自己再意思意思败的好看一点然后皆大欢喜该干啥干啥。这种‘你是什么妖’的问题怎么想也不应该问的出来好吧!

而对方现在又一副看笑话的样子,抿茶的动作写明了你编啊你快编看你怎么编,而他根本没想过要在这个年代暴露自己的身份。慌忙间瞥向墙角,又想起领路小妖抖如筛糠的手中所持,犹豫太久会引起猜疑,他狠下心一拍大腿——

我是笤帚精。

噗。

奴良鲤伴一口茶差点把自己呛死。你......你说你是什么?

笤帚精啊。他又重复一遍,一本正经义正言辞。

咳......好啊,有意思。他不留痕迹的单手放在嘴边轻咳来掩盖自己的失态。从远野而来云游妖气浅淡的扫帚精,想要加入我奴良组的百鬼夜行首先要令我认同才可。那你就继续你的老本行,哪天把这庭院扫的皆大欢喜,你我再来商讨喝交杯酒的问题吧。

说罢他便起身而去,带着忍到抽筋的嘴角,留下奴良陆生一个人心情复杂。

怎么感觉绕着绕着把自己绕进去了?






3.




所幸他本就是个乐得清闲的性子,凭他温润的气质倒也庭院中的一干小妖们混的很开。也不知是谁把那日同二代目的谈话传了出去,‘妖气浅淡的笤帚精’这个词倒是搞得满城风雨众妖皆知。好在他也知道这些小妖们本性不坏,于是也心甘情愿的跑来跑去给一群上司们当小弟。

才不是破罐子破摔。

偶尔奴良鲤伴倒也是邀他在樱树下浅谈世事二三,而他身为三代目也算是见识广博。每当对方问起你怎么会知道时,他也一概用云游各地的扫帚精糊弄过去......行啦我知道反正你不信但是你不问我不说大家就当作什么也没发生皆大欢喜好了!

真的不是破罐子破摔。

但就总得来说还算不坏。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如何而归。好在不明离去的那个年代已经基本归于和平,小事的话相信首无他们应当也能解决的了......好吧。他承认,在当前,他获得了更多的‘归属感’。

尽管他也不知道这归属感从何而来。

奴良陆生坐在庭院中的那棵樱花树下无言望天。百年前的樱树远没有他幼时记忆中那般粗壮茂盛,可也能伸枝展叶扬起半阵轻风。

倒是这月。

流经千百万年,轮回着恒古不变的阴晴圆缺。




4.




江户被称为奴良组前无古人的鼎盛阶段,所以在得知被侵入时他才如此的难以置信。

更何况入侵者只有一个人。奴良鲤伴倒是没说什么,听到报信就提剑和穿着斗笠不见面容的神秘人物打了个难舍难分。倒真不是说奴良组的二代目弱,对方也着实是个人物。见剑挡剑见招拆招,飞沙走石引得周遭小妖阵阵惊叫。

好巧不巧的往常在宅中没事人一样的一群能打的今天都领了任务外出巡视,当前倒也只得余下这样一群没什么战斗力的家伙,急得他站在妖群后直跳脚。

奴良鲤伴处于下风。

他的镜花水月仿佛完全被对方看透,幻影消散的瞬间下一秒真身所在之处便再受斩击,于是便又得重复镜花水月的交替。

这攻势密不可破,可守态却愈显颓息。

如此以往失败定无可避。

那斗笠男似乎也对这点了如指掌,于是攻势的剑意便越发犀利。轻纱遮掩下的嘴角勾起一抹令人不安的弧度,他抬手起落,一劈——

终是连那淡黑的‘畏’所组成的屏障也一同斩断开来。

不能再这样了。

奴良陆生似乎已经窥见了奴良鲤伴惊愕的双眼,于是身体赶在意识之前行动。霎时暗色薄雾包裹全身,伴着从天而落的粉色花瓣,他于虚空抽刀闪身竖挑——

堪堪挡住了即将斩落的刀,连带着对方头上的斗笠一并挑飞出去。

水中映月,明镜止水。

完美的招式,可在他即将接着已有的攻势再动干戈时,所有的理智却在窥见对方面颜的那一刻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对方的金色瞳孔里闪着三分惊异与七分兴致,末了还不忘冲着他身后的二代目挥挥手。嘴里念叨着现在满意了吧我一大把年纪就别折腾我陪你演戏云云,语气里却听不见半分惋惜。

......被算计了。

奴良鲤伴盘腿坐在他身后,双臂环胸一脸我就知道你小子不简单的表情。可随即便又沉默不语,面前这家伙的形态与他们二人过于相似,再加上那黑色的畏......

这回你该全盘托出了吧。你的全名、你的身份、与你的来历。

奴良滑瓢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扛着刀转身就走,反正我该干的也都干完了鲤伴你和你的朋友要好好相处的老父亲表现。随即遭到对方瞥过好远的一个白眼。

老头子他还真是一点都......不过......瞒不住了吗。

他抖肩自嘲轻笑。

“我叫奴良陆生,是关东地区奴良组第三代总头领。”

那青年回答,银色的幻影随暗色的薄雾消散空中。深棕双眸中好似繁星点缀,他弯起嘴角。

在对方骤缩的黑色瞳孔中缓缓开口。

“奴良鲤伴,我是你的儿子。我从未来而来。”







5.




奴良陆生偶尔还是会回想起在他年少时期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那只在他记忆里经历短短一遭的黑色身影偶尔看到他时会出现的隐忍表情,又或者在四下无人时自家长辈深深的叹息。

当初的他不明白,之后的他也不明白。但现在他认为他明白了。

没有人会心甘情愿的当做傻子,也没人会自作聪明的全盘托出。其实所有人都一样。

他明白,他明白,他们都明白。

正如无人从始至终都深陷混沌的泥潭无法抽身。他们只是在既定的事实、满腔的疑虑、无声的质疑面前。

一个不看,一个不问,一个不说。





Fin.



辣鸡文笔,我流结尾。七点半就期末考了凌晨一点我还在通宵写文......我真勤快(你滚)结尾我自己也觉得问题很大很大特别大,考完试回来想起来再改改。

突然而来的脑洞,奋笔勤书下的小小短篇。啊陆生真可爱我要吸他一辈子1551......

题目无上寓意为佛教中的无上菩提的不听不看不说,略有改动。第四段结尾有参考东野圭吾《时生》。

暗搓搓想要评论,看在我这么勤快的份上小天使们赏个评吧ヘ(;´Д`ヘ)千山万水总是情,留条评论行不行。

这里小黑,请多指教。

以上。

评论(1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