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守城规

这个故事,永垂不朽。

——三党长弧。

【王者荣耀】【吕云】归意流年

*归意流年
*王者荣耀
*吕云
*换文风尝试
*架空向
*我对all云的爱能坚持一亿年!
*HE不虐
*↑真实性有待商议

宿醉总是会让人想起很多事情。

以前赵云总觉得这句话纯属扯淡,他不宿醉,因为他也从不喝酒。不过这次真的是个意外,公司年终聚会上本该滴酒不沾的他被同事韩信掰开嘴强灌了三两二锅头,然后直接躺倒在地不省人事。这也真够庆幸的,因为据他高中同学说在那年的毕业聚会上喝了半瓶白酒的他抱着某倒霉同学跳了一夜的脱衣舞,怎么拦都拦不住。

哦该死,所以他现在想起来了不少事,不仅仅于当年抱住那家伙跳脱衣舞,还有之前、之后的事情。

他本以为自己早就释然了。

赵云坐在单身公寓的床上茫然的看着自己被晌午阳光温暖笼罩的双手。

像梦一样遥远。他想。

要说赵云和吕布确定关系还真不是跳脱衣舞那次,但说早也没早多久。那是高二下学期傍晚的一次测考之后,和他处了一年多的女朋友突然说要分手。说实话赵云那时候也不太清楚原因,不过觉得女孩子这样一定是自己哪里对不起她。可还没等他开口到道歉,就首先被发了一叠的好人卡。

你是个好人,对我也很好,但我觉得我们不适合。那个妹子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哭的梨花带雨——搞得好像是自己甩了她一样。

不过分都说分了,该惆怅还是得惆怅的。他一脸不明所以的去校门口买了两瓶雪碧打算去天台吹吹风,结果发现自己居然来晚了。好家伙,这年头连天台吹风都能有人捷足先登。

于是他们两个互相尴尬的望了好久,赵云背光,看不清对面是谁。直到对面那家伙打着哈哈说赵云同学好巧好巧,他才想起来对方的名字。

吕布,同班但是并没有多少交集的同学。但要说在王者高中也真算得上是个传奇人物。据说入学第一天就把常年寄居在学校门口的两个混混打进了医院,全校都以为他是新生一霸可人家偏偏我爱学习天天向上。好吧,尽管成绩并不太好。

赵云眯眼走了过去,背光使他走到吕布面前才发现对方在干什么——手里一个塑料袋,地下一群空酒瓶。

对方显然也注意到了他手机的雪碧,于是气氛越发尴尬。吕布尴尬的说哎呀你这是失恋了?赵云也尴尬的回答好巧好巧看来你也失恋了。然后双方都绷不住了,哈哈哈哈笑的那叫一个开心。笑完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开始聊,吕布问赵云你一表人才的为啥分啊,赵云吭哧瘪肚半天也没憋出个之乎者也,于是问你为什么分。

吕布歪头笑笑,将手里的雪碧兑啤酒一饮而尽,说没办法,小姑娘觉得我是从下面来的没见识,太笨。

他笑的时候正巧赶上远方的霓虹灯光束扫射而来,照亮了满天的尘埃。对方坐在那里明明笑得像个傻逼,赵云却没由来的觉得好看。心底像是被什么轻轻触动了一下,于是他也笑了起来。

大概是那时候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不大对劲,又有些理解了当初女朋友对自己说的话。

有些事就是这样,在你声嘶力竭的呼喊着道路尽头的结果时,其实早在最开始便走错了路。

还好我及时调了头。赵云想。

确定关系也是在那年,之后不知是谁提起,反正最后是顺理成章的住在了一起。他记得当初吕布说过别人嫌弃他太笨,到也真是这么回事。要说每个人都是一本书的话,赵云八成是充满了忧郁气息的古人名言,而吕布绝对是入教宣传书,每个句子都像‘社会主义好’一样通俗易懂。

当赵云望着手里那件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的纯白西装时,突然想到。

估计也只有他会因为一次小小的生日而花尽心思只为自己能够喜欢了吧。

那段时光过的也确实是十分令人开心的。临近高考时吕布成绩差他太远,心一横报了体育生,从此便开始了路见不平下楼先跑十圈的可悲生活。据说到了考试那天他一咬牙立定跳跳出了助跑跳的成绩,吓得测试考试差点没直接拉着他冲向国家队。

录取通知下来的那天他俩双双考上同一所大学,搞得赵云当天睡觉时也是满脑子的翻云覆雨。夜半阑珊猛然惊醒,那家伙腿上放着一卷手纸坐的像块木头,掀开被子一看,淌了满床了子孙后代。

开学第一天他便是穿着那件白色西装去的,妥妥一个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在一群书呆子和死宅里显得那样出淤泥而不染。由此可见吕布这人有时候可能真转不过太弯,但审美确实是一等一的棒。时间一长就连他自己也对这衣服心生了浓浓的好感,根本舍不得穿。

这样也挺好了。他想。

可故事总是这样,双方往往在临门一脚前被三流编剧虐的纷纷思考人生,从而又一次成就出引得无数痴情女泪流满面的狗血言情小说。尽管他真的很想否认这一点,但事情在那里摆着,谁也不好说些什么。

或许当初让他考到别的大学就好了。赵云也曾这样思考过。但谁又说的准呢。两个人相逢在世,缘分总是会有尽头的。它们或长或短,却也在不断的勾勒出一个个悲欢离合。正如他和吕布,这条三年零九个月长的红线,终也是到了它自己的尽头。

说实话赵云是挺喜欢貂蝉这个低了他们一届的学妹的,长得漂亮,跳舞也是好看的没话说,而且是真心实意的喜欢那家伙,他看得出来。于是这是顺理成章的结果,当他看到对方面露难色的坐在自己面前时,就已经猜到了对方要说些什么。那话语朴实的像山间的野果,丝毫没有半点做作。

或许这就是和老实人打交道的好处,你永远也不必烦恼于陷入对方的借口中进退不得,因为对方也从来不会寻找那样的借口。

大学毕业,各奔东西。他们留在了这座城市里,而他却北上去了故地。尽管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回到这里。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遇上几段失败的恋情,而需要做的就是再次寻找新的宿命。赵云自觉自己其实做的挺好,因为当他看到那请帖的时候心如止水面不改色。

吕布和貂蝉婚礼请帖。

还真是转不过弯笨得要死。他在心底默默吐槽。完全不思考我的心情会怎么样啊。

不过好在时间也久,一年一年又一年,该得到的跑不了,不该得到的追着也别想要。他早就参透了这种心思,释然的不能再释然了。

于是他又一次翻出当年的西装,一个人走进属于两个人的殿堂。就像当年刚进入大学一样,风度翩翩却总是尽力把自己缩在角落里,同大腹便便的公务员与和励志成为大魔法师的死宅们一起对台上的二人送去由衷的祝福。

在结束时他便转身离去,从始至终他都没给予他任何一个眼神。

也挺好的。他想。

于是便再无交集了吧。就像一条直线的两端,渐行渐远再无回首。

他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

不过又有谁知道呢。

他仍坐在床上,呆愣的望向自己的双手。

是啊,时光飞逝,一年一天。可为什么自己仍留着那套白西服呢。就算压在箱底年复一年,日渐深长的皱痕怎么熨烫也无法恢复从前,

多奇怪啊。这么多年,明明连面孔都快忘记了,却还留着这样一套会让人想入非非的东西。

他如此想到。

人类真够奇怪的。


END.

辣鸡文笔,多有得罪。

总算是在中考前的一亿张模拟里抽出时间写了这篇……讲真的思考题目的时间比写文的时间都长(gun)

感觉写的并不是很好嗯……传说中的换文风练笔作(被pia飞)

这大概是我中考前最后一篇文了吧。

中考后就开长篇!一定不坑!

这里小黑,请多关照。

评论(7)

热度(54)